第一千九百四十五章 瑶池盛会落幕

本站域名已经更换,Smxixi.com,请将记住本站新域名,以便您的下次阅读。
返回目录
+A -A

  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  随饕餮被灭,盛会宁静了,只虚天轰隆,叶辰的赤色帝兵,绽放着帝威,流溢的帝之气,一缕缕皆如山沉重。

  “还有没?”叶辰瞥向洪荒族那边,杀气汹涌,煞气滔天,如若一尊魔神,一双璨璨的金眸,绽放冰冷寒芒。

  “被骗了。”洪荒众太子神色冰冷,袖中拳头紧攥,知道被叶辰给耍了。

  “被骗了。”洪荒众准帝也冷哼道,好似已从叶辰气血中,看出了端倪,叶辰虽遭反噬,但对巅峰战力影响不大,一直示弱,那是演戏给他们看。

  可惜,他们明白的太晚,叶辰的演技,也太出神入化,把他们都给骗了。

  这一骗不要紧,几尊太子丢了性命。

  都以为能轻松诛灭叶辰,可谁曾想,一个个被反杀,着实一个极好讽刺。

  “走。”天蝎准帝冷叱,率先起身。

  “走。”洪荒众准帝、洪荒众太子,也都起身,撑开了域门,一涌而入。

  是他们太小看了叶辰,圣体的底蕴太过身后,皇子不行,太子一样不够看,照这么打,上去多少,都会被灭。

  如叶辰这等存在,非帝子不能镇压,纵帝子们来了,也未必是他的对手。

  “诸天,给吾等着。”庞大域门闭合了,却有冰冷声传回,响满了九霄。

  “少吓唬俺们。”夔牛和小猿皇一蹦三丈高,诸天的后辈们,纷纷响应。

  “又一次铩羽而归,圣体干的漂亮。”诸天老辈皆笑了,真正能撑住门面的,还得是叶辰,同阶无敌的战神。

  “来,喝酒。”叶辰收了极道帝兵,一盆清水从头浇到脚,洗尽了污渍,连灭了洪荒四尊太子,这仗没白打。

  “这逼装的可以。”刚回到了座位,夔牛和小猿皇俩货,一人给了一拳,他俩挡不住洪荒太子一击,可叶辰牛气啊!上了战台,一口气灭了四尊。

  “低调。”叶辰说着,抱起了小叶凡,小家伙倒也懂事儿,握着姬凝霜的手绢,给叶辰擦拭汗水,很是孝顺。

  “我大侄子可说了,你床上功夫不行,一次就倒。”夔牛拍了叶辰肩膀。

  “可怜了咱家瑶池,多漂亮一姑娘,愣是没被满足。”小猿皇也叹息道。

  “若是你不介意的话,今夜让哥来。”

  “若是你不介意的话,俺俩一块上。”

  夔牛和小猿皇那俩贱人,都开了不要脸的模式,你一言我一语不带停的。

  说着说着,这俩大爷,就飞上天了。

  不是吹,这一次比上一次飞的更高更远,在万众目送下,出了瑶池仙山。

  出手的是姬凝霜,把人扔出了仙山,她可倒好,跟没事人似的,静饮着美酒,对待他们这号的,就该直接点。

  “我刀都拎出来了。”叶辰啧舌道,手中还就拎着刀,要把那俩贱人剁吧剁吧给炖了,可惜姬凝霜出手太快。

  一众后辈,都干咳一声,这就是调戏人媳妇的下场,俩大爷,都不要脸。

  一众老辈,也都干咳,叶辰媳妇这么多,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,个顶个的猛,惹她们,后果不是一般的严重。

  “不要在乎那些细节。”沉寂过后,赤阳子捋起了衣袖子,“来,喝酒。”

  一个小插曲之后,盛会变得热闹了。

  一盘盘蟠桃端上,一壶一壶琼浆玉露,芬香浓郁,有仙女起舞,有万花飘飞,绚丽缤纷,再无人来打搅盛会。

  老辈们都聚在一起,谈论修炼的心得,总有一帮帮后辈,围着老辈们打转,皆是比较勤奋的,记着老辈感悟。

  至于那些不正经的后辈,都忙着撩妹,瑶池仙女这么多,哪有不撩之理。

  一眼望去,那一张张酒桌,都是一男一女,成上成对的,画面甚是养眼,一个个瑶池仙女,被逗的前俯后仰。

  瑶池的长老,有些脸黑,都板着脸,触摸在一张张酒桌,那眼神似是在说:小兔崽子,少打我家仙女的注意。

  对此,诸天的后辈们、瑶池的仙女们,都很听话,可瑶池长老走过之后,就又打成一片,还能一直盯着俺们?

  “都给拐走了,仙母会不会气哭了。”叶辰摸着下巴,意味深长的嘀咕。

  这一晃,便是三日,瑶池盛会落幕。

  老家伙们,纷纷带着自家后辈离去。

  可以得见,有那么些个后辈,临走前,还会对瑶池仙女眨眼;不见不散。

  一个不见不散,饱含太多太多的寓意,可能是私奔,可能是幽会,可能会跑去开房,干些男女都想干的事儿。

  身为瑶池的女婿,叶辰也被拉去送客,后辈们看他的目光,满是敬畏色,老辈们看他的目光,就满是欣慰色了,这是一个妖孽,注定引领新时代。

  “过几日,会去大楚,把酒菜备好。”帝道传承走时,都拍了拍叶辰肩膀,也仅轩辕帝子,依旧是不喜言语。

  “大楚的民风很彪悍,去时别带宝贝。”叶辰以皇者身份,给了温馨提示。

  帝道传承不以为然,各个走的很潇洒。

  也只辰逸,转身之时,满目缅怀的望了一眼瑶池仙山,望着这一片仙境,就好似望着他的姐姐,岁月蹉跎啊!

  他,还是走了,其身后,还一小姑娘,偷偷跟着他,不用说,乃帝九仙。

  姜太虚走时,一语未发,只对叶辰温和的一笑,一切因果,都在不言中。

  倒是凤凰,看叶辰的眼神,有些复杂,凤凰族与叶辰的因果,血淋淋的。

  东华七子登天而去,还跟着一个九尘,那厮就看上云霄子,甩都甩不掉。

  “老实说,我不怎么喜欢看见你这张脸。”龙苍劫走时,托起了叶辰的下巴,看了又看,总想给叶辰一巴掌。

  “前辈,你是在调戏我吗?”叶辰扯嘴角,是个女的也就罢了,你个大老爷们儿,托起我的下巴,几个意思。

  龙苍劫被逗乐,收了手,转身不见。

  接下来是帝姬,看叶辰的那种眼神儿,依旧恍惚,看的叶辰浑身不自然,暗自揣测,这个盖世女王,该是很久未见六道了,把他当做六道来看了。

  “其实,我长得也还行。”人王凑了上来,一甩脑袋,完事还抿了头发,给帝姬抛了个媚眼,“咱聊聊人生?”

  帝姬没搭理,化作一缕仙霞,没入了虚天,搞得人王那厮,很尴尬的说。

  “那日之事,错怪你了。”龙劫走来,声音沙哑,此话虽是在对叶辰说,但他的眸子,却忍不住去看姬凝霜。

  “还看。”叶辰挥手,把龙劫推走了。

  龙劫摇头一笑,提着酒壶,逐渐远去,堂堂苍龙族太子,背影甚是萧瑟。

  他之后,乃灵族神女,容颜憔悴凄楚,并未说话,只冷漠的看了一眼姬凝霜,神色说不出的复杂,更多的是羡慕。

  巫族神子和古族的神女,一前一后,对叶辰,只礼仪的一笑,对姬凝霜,也满目的复杂,他们满目疮痍的情缘,皆因姬凝霜,但并非姬凝霜的错,要怪,就怪造化弄人,都爱错了人。

  “什么情况。”叶辰挠头,看的一脸懵逼,他记忆中,这几人可不是这样。

  “一个情字啊!”中皇、南帝和西尊,叹息了一声,各自摆手,出了仙山。

  “走了。”夔牛和小猿皇蔫不拉几的,走路一瘸一拐的,看样子被摔得不轻,心中暗自发誓,再不惹姬凝霜。

  “后会有期。”北圣走时,轻轻上前,抱住了叶辰脸颊,送了他一个吻。

  “别闹,媳妇搁这呢?”叶辰蒙了。

  北圣不语,忙慌转身,逃似的离开了,依稀可见,那张脸颊,绯红一片。

  “意外之喜。”叶辰干笑,捂着那抹红唇,还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姬凝霜。

  姬凝霜倒好,正在看不着边际的天,眼神似在说:随便亲,上床我也不管。

  越来越多的人离去,各奔各的家乡。

  待外人走完,叶辰才抱起了小叶凡,与姬凝霜站在一起,他们也要走了。

  “好好待瑶池。”瑶池仙母瞥了一眼叶辰,“胆敢欺负她,后果很严重。”

  “哪能啊!”叶辰讪笑,很不着调。

  “仙母,瑶池走了。”姬凝霜拱手。

  “姥姥,凡儿会想你的。”小叶凡挥动着小手儿,一语稚嫩,奶声奶气。

  “姐夫,我们也会想你的。”瑶池仙女们,都挥着玉手,那一句句姐夫,叫的还是那般甜,如似美妙的音符。

  “咋还有点不舍得呢?我....。”

  叶辰一句话没说完,就被人王拽走了,三道人影,在夕阳之下,渐渐模糊。

  只是,他们并不知,在他们消失的那一瞬,瑶池地宫的女圣体,又一次开了眸,嘴角的笑,那是那般的诡异。

  天边,人王祭了域门,三人纷纷踏入。

  待走入空间通道,人王便揣着手看向了叶辰,“你可知,犰狳因何而死。”

  “都看到了,被我灭的。”叶辰一边挑逗小叶凡,一边很随意的回答道。

  “非也。”人王摇头,“是神秘存在,祭了他的魂,在你斩灭他的前一瞬,他就已经死了,他可不是你杀的。”

  “祭魂?”叶辰皱眉,姬凝霜也皱眉。

  “吾绝对不会看错。”人王话语悠悠,“所谓祭魂,乃一种极为古老的秘法,甚是邪恶,可瞬间剥夺人灵魂,堪称帝道仙法,这个时代,鲜有人通晓此秘术了,或者说,被列为禁术,此术有弊端,不是谁的魂,都能被祭,其中的玄奥,也只施术者自个明白。”

  “前辈可知,是谁祭了犰狳的灵魂。”姬凝霜当即问道,叶辰也看人王。

  “诡异的正是这个。”人王深吸一口气,“以吾之修为,并未看出是谁出的手,帝姬、姜太虚等人,也一样。”

  “怎么可能。”叶辰有些难以置信,“能逃过你的窥看,这道行得有多高。”

  “有一种心悸之感。”人王悠悠道,“那个神秘存在,很可怕,堪与帝齐肩了,更让我疑惑的是,他为何祭了犰狳太子的魂,是与洪荒犰狳有仇?”

  叶辰不语,姬凝霜也不语,却都眉头紧皱,若非人王到处,他们也不知。

  可此番听说了,也莫名的感觉到心悸,特别是叶辰,若被祭魂的不是犰狳而是他,那么,他此刻已在黄泉路了。

仙武帝尊(神武仙踪) 第一千九百四十五章 瑶池盛会落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