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九百四十三章 莫想我

本站域名已经更换,Smxixi.com,请将记住本站新域名,以便您的下次阅读。
返回目录
+A -A

  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  哗啦啦....!

  战台上,满是铁链撞击声,清脆响亮,遁甲天字玄妙,连成的一条条铁链,纵横交织,死死锁着金猊的元神。

  再瞧金猊,死命挣扎,各种秘法不断,却冲不破束缚,整个人都发了狂,若破不了这铁链,他必被叶辰斩灭。

  “你是不是觉得,自己还能再抢救一下。”叶辰定身了,一手拎着杀剑,一手拎着酒壶,饶有兴趣的看金猊。

  “有种放了本王,你我再战三百回合。”金猊怒吼,一双血目猩红可怖。

  “放你?”叶辰被逗笑了,“是不是第一次被捉,脑袋瓜子也不灵光了,好不容易逮住你,还有放你的道理?”

  “老祖救我。”金猊嘶嚎,破不开束缚,便开始呼救,满目皆是恐惧色。

  可他这嚎的响亮,但金猊准帝那边,却稳坐泰山,老脸冰冷,神色惨白。

  并非不想救,而是不敢救,只因暗处,有不下一尊帝兵锁定了他,他笃定,这若一动,下一瞬,便会被秒了,先前鬼犼准帝,就是血淋淋的例子。

  “这就对了嘛!”人王对着他的帝兵铁剑哈了一口气,还衣袖擦拭一下,“老实实的坐着,你好我好大家好。”

  见金猊准帝纹丝不动,金猊太子的心,瞬间凉了半截,元神之体也好似被拽入了深渊,那是名为死亡的感觉。

  “一路好走,莫想我。”叶辰扬起了道剑,剑铮鸣,覆满了冰冷的雷霆,此剑落下,金猊太子就可以上路了。

  “不...不不.....。”金猊恐惧的嘶吼着,他是太子,高高在上,还不想死。

  叶辰无怜悯,扬起的剑,豁然落下,斩灭了金猊元神,只留那咆哮嘶吼。

  继而,他身形又踉跄,喷出了鲜血。

  这是位影帝,搞完一个,这就演上了,给洪荒族制造假象,继续钓大鱼。

  “老七,莫硬撑了。”夔牛当即喊道,要不咋说是把兄弟,很了解叶辰的尿性,知道是演戏,这得好好配合。

  “无妨。”叶辰一边摆手,一边擦血,口中涌出的血,怎么擦都擦不完,本身气血,也被他故意降到最低迷。

  “可还有要战的。”这厮连说话时都在咳血,那架势,还准备把肺咳出来。

  这般敬业的演员,让诸天的老前辈们,都露出了欣慰之色,为了继续钓大鱼,你丫的也是拼了啊!这么能演?

  “没人了?”叶辰说着又咳了一口血,“你这场子,砸的不怎么专业啊!”

  “口舌之利。”幽笑声起,一人上台了,气血磅礴似海,一双眸子深入幽渊,其体内潜藏着一股神秘的力量。

  “说句老实话,我可不怎么待见你,”叶辰站稳了身形,自瞅见犰狳太子的那一瞬,就不由想到了一念花开和一气化三清,以及那霸道的神殇秘术,洪荒犰狳族,可是神族的老祖宗。

  “轮回眼被封,看你如何破本王的一念花开。”犰狳冷叱,眸子闪烁幽芒,动的正是拖人进幻境的一念花开。

  “这还用破?”叶辰冷笑,二话一句不多说,拎着道剑,直攻犰狳而来。

  “怎么可能。”犰狳大惊,对自己的一念花开,甚是自信,可叶辰却丝毫不受影响,竟连一瞬的晃神都没有。

  开玩笑,叶辰之心智,何等的坚定。

  六道轮回都闯过来了,区区一念花开的幻境,奈何不得他,就是一摆设。

  说到幻境,人间道堪称一念花开的老祖宗,比一念花开不知强了多少倍,他能过人间道,又怎会惧一念花开?

  说话间,剑已到,犰狳太子虽反应快避过了要害,却还是中招,胸膛被刺出一道血窟窿,道剑针对的乃是道根,叶辰这一剑,着实让他受创不轻。

  “老夫掐指这么一算,要三打一了。”赤阳子揣手,一副老神棍的姿态。

  还真如他所说,遁走的犰狳,施展了一气化三清,化出了另外两尊犰狳,算上本尊,可不就是三个吗?三打一。

  “要不咋说是一家,太子和皇子套路都一样。”叶辰撇嘴,当日诸天山下,与犰狳皇子斗战,用的就是这秘法。

  “小心他的移天换地。”犰狳本尊脸色狰狞,看样子,也没少研究叶辰。

  “明白。”两尊道身幽笑,皆持仙剑,一左一右攻向叶辰,出手便是绝杀。

  可诡异的是,叶辰竟在原地莫名消失了,俩犰狳酝酿的绝杀,啥都没打着。

  “化宇为尘。”本尊犰狳双目微眯。

  “猜对了。”叶辰的悠笑随即响起,又突的从尘空间出来了,挥剑便斩。

  “小心。”本尊犰狳嘶喝,提醒道身。

  然,他的提醒,还是慢了,距离叶辰最近的那尊道身,头颅已滚落在地,躯体瞬间化作一缕青烟,消失不见。

  好嘛!一个照面,一尊道身便被灭了,不止洪荒没反映过来,诸天修士也没反应过来,这一切,来的太快了。

  “高兴不。”叶辰帅气的抿了头发。

  “给吾封。”本尊犰狳一脚猛踏战台,以脚掌为中心,一条条阵纹交织勾勒,布成了大法阵,专克化宇为尘。

  “纵灭一尊,也是二打一,半残的你,必死。”道身犰狳冷哼,瞬身杀至,眉心有神芒爆射,乃是神殇秘法。

  “凭你?”叶辰冷笑,不躲不闪不防御,硬抗一记神殇,在同一时间挥动了道剑,一剑将道身犰狳斩翻了出去。

  “给吾镇压。”本尊犰狳攻伐也到了,催动一口古老铜钟,乃他的本命法器,凌空压下,将叶辰罩在了里面。

  “灭。”本尊犰狳结印,复苏了铜钟内的诛杀禁制,要将叶辰碾灭成灰。

  “你这破钟,与穷奇的古铜印差远了。”铜钟里,传出了叶辰冰冷的笑声。

  下一瞬,那口古老铜钟,便炸裂了。

  铜钟乃是被撑爆的,叶辰开了外相霸体,硬生生的撑爆了大钟,很是养眼。

  本命器破裂,本尊犰狳也遭了反噬,蹬蹬后退,每一步,都会将战台踩的崩裂,待稳住身形,鲜血狂喷而出。

  “赏你一掌。”另一方,叶辰挥动了手掌,凌天盖下,身在霸体外相状态,他的一掌,足够十丈大,重如山岳,冲杀而来的道身犰狳,撞个正着。

  只闻轰的一声,道身犰狳便被拍成了肉泥,被叶辰抓起,攥成了一缕灰。

  而他的外相霸体很不稳定,支撑了一秒,便消散了,他的嘴角,流溢鲜血,在外人看来,他是无法支撑霸体了。

  这还是在演戏,做给洪荒众太子看的,搞定了犰狳,还能再钓一条大鱼。

  他的人生,都是戏啊!诸天的修士,忍不住啧舌,一不留神,就会被忽悠。

  “现在,一对一了。”叶辰笑看犰狳。

  犰狳不语,却皱着眉头,谁会想到,此刻的犰狳,正搁那捋着来龙去脉:这仗,我是怎么打的,打成这鸟样,两尊道身,仨回合没到,全被灭了,好好的仨打一群殴,愣整成了单挑。

  “捋清楚没。”叶辰拎着道剑过来了,咧着嘴,笑的很开心,“单挑了。”

  “独战一样灭你。”犰狳嘶声怒吼,豁然撑开了异象,乃一片无妄星海。

  “本命器都没了,还灭我,有意思。”叶辰乐呵呵的,犰狳太子动异象,他也开了异象,混沌大界压制星海。

  与此同时,混沌鼎又变得百丈庞大了,还是一座小山,压的犰狳一阵趔趄,完事儿,那厮砰的一声就跪那了。

  这一跪,真霸气侧漏,跪那就没再起来,被混沌大鼎,压的是动弹不得。

  叶辰就自觉了,一剑斩了犰狳太子。

  静,现场出奇的静,不止洪荒大族,就连诸天修士,也都看的俩眼发愣,只因这场大战,结束的有点太快了。

  “这就完了?”小猿皇搔了搔猴毛。

  “这货,是咋当上太子的。”天朔揉了眉心,本以为要打上百十个回合,这整的,五回合都每到,就被灭了。

  “世人皆言,洪荒族人个顶个的猛,脑瓜却也个顶个的不灵光,果不其然。”钓鱼老叟捋着胡须,意味深长。

  “也没听见惨叫,人犰狳都没来得及求救,稀里糊涂就被灭了。”赤阳子啧舌,“这么多太子,就属他死的快。”

  “八成还在捋呢?捋着捋着,就捋没了。”老家伙们给犰狳想了个理由。

  “是我太强了,还是这货太不上道了。”叶辰摸着下巴,看着犰狳的肉身,连他这二分之一的主角,都有点不习惯,灭一尊太子,竟是这般轻松。

  再看犰狳太子那张脸,残留的神色,可谓五味杂谈:恐惧、愤怒、郁闷、迷茫、懵逼,他该是还有很多话要说,还有很多秘术神通没施展,就他娘的一个晃神儿,啥人生理想都没了。

  洪荒族那边,静的有点吓人,众位太子们,都如遭了雷劈,堂堂犰狳族太子,五个回合都没撑到,就被灭了,而且死的干脆,说死就死一点不含糊。

  犰狳族准帝,脸色最难看,堂堂犰狳族一尊高贵的太子,还不如他家皇子。

  那日,犰狳皇子与叶辰斗战,起码还打了几百回合,你丫倒好,五个回合就被灭了,此乃生死之战,他都不知,那一瞬,他家的太子到底在想啥。

  “太虚,可看清了。”凤凰轻语传音。

  “有神秘存在,祭了犰狳太子的魂。”太虚皱眉道,开了仙眼,扫看着天地,“瞬间祭魂,连准帝都未察觉,那个神秘存在,道行远在你我之上。”

  “这么说,在叶辰斩犰狳的那一瞬间,犰狳便已死了?”凤凰试探性道。

  “的确如此。”姜太虚轻轻点了头。

  “这时代,还有大帝在世?”如他俩这般,帝姬、龙苍劫、人王、仙母,都在扫看这片天地,也堪破了端倪,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祭魂,而又寻不到踪迹,那种级别的存在,堪与帝齐肩,至少,他们这几个,绝然做不到。

  现场的气氛,变得有些诡异,正如犰狳太子,稀里糊涂被灭的那种莫名。

  这里诡异,瑶池地宫更诡异,那躺在祭坛上的女圣体,竟微微睁开了眸。

  仅一瞬,她又轻轻闭了眼,嘴角却挂着,一抹诡异的笑,不知是何寓意。

  此刻,若有人在,见她如此,必定浑身凉飕飕,会觉这世间,无比阴森。

仙武帝尊(神武仙踪) 第一千九百四十三章 莫想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