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1 徐建熹发飙(二更)

本站域名已经更换,Smxixi.com,请将记住本站新域名,以便您的下次阅读。
返回目录
+A -A

  徐建熹:“就是有,也不用你带。”

  二美还是干笑,静下心来想他是什么意思?

  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

  安抚没必要讲这种话,动真格的?

  额。

  稍稍推开他点:“我去洗澡了。”

  真的要冲一下,她受不了!

  床上少了一个人,原本是浓情蜜意,眼下算什么?

  “先别着急洗。”徐建熹看她。

  他的声音不大,可能刚刚那什么过,算是比较温柔吧,二美好声好气地说;“我就冲一下马上回来。”

  她没理,自己就出去冲澡去了。

  留徐建熹一个人在屋子里。

  屋子里静极了。

  二美从徐建熹家离开,就很少过去了,两个人好像陷入了一种怪圈中。

  没有吵架,似乎莫名其妙开始了冷战。

  二美没和任何人抱怨过徐建熹,徐建熹也有时间就给她发微信打电话,两个人有说有笑,但就是不太见面了。

  眼见着要过年了,二美家里一堆事,放寒假就赶紧回家忙去了。

  自己的女儿回家,这没什么好说的,顾长凤只剩下开心,到了年关更是忙,这个月流水走了八九万,这把顾长凤给高兴的,今年估计会过个大肥年了。

  商量着明天要带着二美去逛商场,衣服也得买点,家里的年货也得准备起来。

  晚上二美躺在热炕上翘着腿算账,电话响。

  徐建熹来电。

  她看了一眼,接了。

  “喂。”

  “放寒假了吗?徐建熹刚到家,最近几天有点忙,也没顾上她。

  自从说完那怀孕的事儿,她就跑的无影无踪的,徐建熹这心里介意,但是他嘴上不说。

  他觉得年纪大的人就别和小孩儿一般见识,这事儿貌似也能理解对吧。

  可憋着火!

  这恋爱就不该这么谈,也不是这么谈的。

  他现在被谭元元牵着鼻子走。

  这点徐建熹有点不爽了。

  二美从炕上爬了起来,“已经放了,我都回家了。”

  “哪天放的?”徐建熹的心好像被人泼了一盆水。

  “前天啊。”二美笑了笑对着电话道。

  徐建熹拿着电话看家里,家里一个人都没有,安静极了。

  他为什么要住这里?

  “你现在坐车回来,回冰城。”他说。

  二美看了一眼时间,这都十点多了,太晚了,再说她和她妈约了明天一块儿去买衣服呢。

  好声好气哄他,“现在太晚了,没什么车了呢,明天我还有事情,你吃饭了吗?”

  徐建熹:“我让你回来。”

  二美那边好像断了线一样的没有任何的回音。

  过了一会,徐建熹的声音又传了进来,“回来。”

  二美张张嘴:“我妈说明天要带我去买衣服”

  啪!

  二美捂耳朵。

  手机叫他砸了。

  断线了!!

  二美看着自己的手机,过了一会儿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  她看看时间,都十点多了,太晚了。

  她不想去。

  躺又躺不下去,也不知道他今天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,受气了?

  谁能给他气受呢。

  觉得自己想的也是多余。

  手机又响。

  接了起来。

  “回来,你别让我反复和你说,我叫人去接你,去你家接你。”

  徐建熹气的太阳穴跳跳的疼,他已经让司机出发了,现在就去她家接,不管几点必须把人给接回来。

  她必须得回冰城,今天必须回。

  二美听着他的声音,她是没见过他发脾气的,这是第一次。

  她有点怕。

  想了想:“我买票马上回去,你别让他来了。”

  真的到家里来接,她爸妈还得担心,再说开车哪里有高铁快。

  徐建熹喘着气,过了会压了压,那喘气的声儿就没了。

  “嗯,我让他去车站接你。”

  二美挂了电话,赶紧去父母那屋讲一声,不能说是徐建熹找她,只能说同学有事情求她帮忙,顾长凤肯定不让走啊,这都几点了,什么同学明天不能帮。

  都已经睡下了,披着衣服追了出来。

  “这都几点了,太晚了你明天去。”

  二美:“妈,我同学真的出事儿了,现在就得去。”

  顾长凤运气,觉得这同学也是不讲究,大半夜的往外喊人。

  “你等一下,妈送你去高铁站。”

  二美后头喊:“妈,我打车就行”

  打什么车,这个点哪里有什么车,顾长凤哪里能放心,回了房间拿了车钥匙就赶紧出来了,还穿着睡裤呢,好在上车可以开暖风。

  在车上数落二美外加叮嘱。

  “这种同学就不靠谱,哪有大半夜折腾人的?人家有什么事儿你劝劝就得了,别什么事儿都往前凑,这个时间别人给什么东西尽量别碰别喝,要是酒吧一类的地方也别去,知不知道?”

  二美点头:“妈妈,你放心吧。”

  顾长凤叨叨:“我放心啥啊,什么同学啊,什么事情啊非得大半夜走,这都几点了?”

  二美撒娇:“这才十点多,我念高三的时候不经常这个时间回家的。”

  顾长凤抽空瞪了老女儿两眼。

  这是卡着时间去的车站,20分钟以后车开,幸亏是顾长凤送,外加这个点的车也不是太多,一路又比较幸运几乎没遇上过什么红灯,卡着时间把人送到地方的,顾长凤穿着睡裤呢下车送二美,二美往回推她妈。

  “妈你赶紧回去,外面冷。”

  顾长凤哪里能听她的。

  “赶紧进去吧,广播是不是你这趟车。”

  二美往里面跑,顾长凤把人送进站看二美进去了才往车那头回。

  这个臭小孩儿!

  非得折腾!

  二美是紧赶慢赶才赶上车,一路跑上去的。

  上了车拿手机看,没见徐建熹打电话,心里有点发懵。

  她是躲了。

  这点她认。

  就因为他说的那句话她躲了。

  二美觉得自己爱徐建熹,特别爱特别喜欢,也有想过将来会和他结婚,但具体是什么时候她没想过,真的没想过。

  从小她妈她姐就教她保护自己,她对自己保护的也挺好,也赞成她姐姐的话,怀孕这绝对不是小事儿,那天徐建熹不戴,她就有点墨迹,缠了半天最后他还是没戴,虽然最后的方法大家都愉快,但二美心里就有点打怵了。

  她觉得自己想法是有点多。

  可没毕业就怀孕?跑去生孩子?

  徐建熹会娶她,可因为徐建熹会娶她,她就得把人生所有安排都听徐建熹的?

  他说她应该穿什么样的衣服,他说她应该和什么人来往,他说她可以生

  恋爱是可以迷失,但把徐建熹凌驾在自己之上,二美不太愿意。

  你有钱我承认,可你有钱我们俩现在也没到那一步吧,我图你对我好,我图你喜欢我。

  一路上乱七八糟的想着,强塞了一脑。

  下了车果然徐建熹那司机在外面等她。

  她猜徐建熹不会来,还真的没来。

  车上气压很低。

  司机也没多讲什么别的,把人送到地方就走了。

  二美进了大堂,她想,今儿弄不好可能就得谈崩。

  进了电梯。

  出电梯,他家门开着呢,看样子可能是司机给他打电话了?

  二美进门,又随手带上了门。

  先给顾长凤打电话保平安。

  “妈,我到了,你放心吧。”

  顾长凤早就到家了,接到电话嗯了一声,还是不放心叮嘱:“这大半夜的别跟着同学到处乱跑,别和什么不三不四的同学鬼混,你是小姑娘吃不起那些亏,不能沾酒”

  二美连忙答应:“你放心,这些我都不做。”

  顾长凤挂了电话还叹口气。

  她知道自己担心的多,可就是怕啊。

  养的是个女孩儿,就怕遇上点意外,那新闻总是有这样那样的,她看了害怕啊,就怕孩子太天真了,那什么样的坏同学也都有,防备着点还是有必要的。

  二美换了自己那拖鞋,进了客厅。

  家里就客厅开着灯,可客厅没有徐建熹啊。

  他还摔了东西,他向来不干过激的事情,二美就炸着胆子往前挪步。

  她也怕他打她,人失去理智的时候总是难看的。

  不太愿意进卧室。

  不太想进。

  抗拒!

  那里面太黑了,她怕。

  挪了半天的步,她还在客厅转悠呢。

  徐建熹在床上躺着呢,等她进来。

  从她进门到现在,五分钟过去了,人还没走进来。

  他一直在忍。

  实在忍不了了。

  “你进来。”

  二美推了卫生间的门,“嗯,我先上个卫生间。”

  她也分不清是有还是没有,反正不管有没有她就想先上个卫生间。

  她过去从来不怕他。

  因为徐建熹笑起来真的特别暖,两个人相处,他也会有嘿嘿笑个不停的时候,不会像是现在这样。

  “我让你进来。”徐建熹突然吼了一声。

  二美一哆嗦。

  她爸妈吵架,通常都是她妈喊的声音比较大,她没怎么听过她爸大喊或者吼,闹的厉害也就是吵,吵不过就是打,偶尔还打不过顾长凤。

  二美知道有些男人有暴力倾向。

  她的腿吓软了。

  哆嗦。

  她咬咬牙,推开了卫生间的门。

  屋子里咣当一声。

  二美那脚没迈进去,把卫生间的门带上,转身就奔着卧室走了进来。

  卧室里一片黑。

  他没开任何的灯。

  她走进来,看见床头那边的台灯在地上躺着呢。

  应该先去哪里?

  徐建熹还躺着呢,“你别去管台灯,你过来看我。”

  二美走到了床边。

  徐建熹伸出手拉她的手。

  “你哪天放假的?”

  她的手很暖。

  他总喜欢拉她手,她身体好,血气也足,冬暖夏凉的。

  “前天。”

  徐建熹闭上眼睛:“你怎么没和我说?”

  以前她放假都会和他打招呼的,哪怕就是过周末都会联系他。

  二美挤了一记笑:“我想不是什么大事儿”

  徐建熹扔开她的手,啪地一下子就扔了。

  “因为让你怀孕那事儿?”

  二美的手马上抓了回来,现在变成她拉着他的手。

  她不知道徐建熹是生气还是生病了,但人状态有点不对。

  她喜欢他呀,喜欢一个人是不可能会愿意看着对方难受的。

  她一靠近,她一主动,徐建熹这邪火就少了许多。

  让他生气的点,他找老婆就是要找不让他操心费心的,他每天有很多的事情要处理,回到家是想要轻松一点的,即便这样想,她不懂的他教,她交友不行他就帮着扩大她的交友圈,她吃的喝的她用的就连她头发护理他都考虑一个遍,他对她好不好?

  好的话,她这是什么态度?

  冷着谁呢?

  要干嘛?

  要分手吗?

  起因就是那个套子是吗?

  二美爬上床,小心翼翼躺在他身边,伸出手去搂他的腰,徐建熹剩下的那点气也就烟消云散了。

  让她抱,让她摸自己的手。

  二美问他:“你哪里不舒服吗?”

  对对对。

  她应该是这样的!

  徐建熹的女朋友就是这样的,会撒娇会哄人从来不给人找麻烦的。

  “没有。”他的身体放松了几分。

  对对对,就是这样的。

  二美觉得他还是不对劲,但他自己都说没事儿,抱着他腰。

  “放假不告诉我,和我闹脾气?”

  “没有,就是你都不联系我”二美闷闷开口。

  这不是单方面的开战,虽然是经常打电话,但说不上几句两个人就不聊了,后头他说他可能忙一段,就再也没有发过消息打过电话。

  徐建熹翻个身,摸她的背。

  “是真忙,顾不上了。”

  二美应了一声。

  “嗯。”

  紧紧抱着他。

  “让你回来你还不肯。”

  “都十点多了”

  徐建熹顺着她的背,二美觉得有点痒,就听他说:“换到你跟我表白的时候,就是半夜两点,你也能从家里爬出来找我。”

  时间晚?

  呵。

  这都是借口。

  二美身体一僵。

不配II 171 徐建熹发飙(二更)